【编者按】 数千年来,位于欧洲边陲之地的西班牙,与非洲隔海相望,是各种帝国、信仰和民族的战场,被誉为“文明的火盆、信仰的熔炉”。游览这个国度的方式有很多,但荷兰作家塞斯·诺特博姆(Cees Nooteboom)开拓了一个奇趣的个性路径:二十多年间,他以西班牙的精神首都——圣地亚哥为坐标,以古今文献与故事为原点,第一手观察与探访为方法,在《西班牙星光之路》一书中,他穿梭在真实与想象的边界,以丰沛的想象力还原了千年征伐不断的历史现场,呈现出一个普通旅人看不见的世界。

他被视作卡尔维诺与纳博科夫的同类,在文坛备受推崇,拜厄特称其为“现代最杰出的小说家之一”, 他一次又一次地深入西班牙腹地,以朝圣者的热情、冒险家的想象力、历史学家的博学,筑造一部动人的文学游记和城市志。

经出版社授权,摘选作家在锡古恩札大教堂探索时的行迹,跟随他的脚步,探寻宝藏。

《西班牙星光之路》,[荷兰] 塞斯·诺特博姆 著,何佩桦 译,译林出版社,2022年3月

我沿着陡峭的道路,开车上阿尔瓦拉辛的堡垒。没有哨兵,城墙上也没有步兵和滚烫的沥青,只有驾驶 2CV款雪铁龙的两名修女。白色的面孔有如不见天日的面包师,撒了上帝的面粉。

城堡脚下的旧房子聚在一起以寻求保护:它们有如松动的乱牙,散置于威严的岩壁。车在此无用武之地。我把车停在过去的城门处,徒步出发,漫游在窄小的街道上。寂静,窗台上的天竺葵,一面钟,以及高耸在我上方的坚固城墙,如今围住一块风呼啸而过的空地。

我在某个昏暗的酒窖中喝了一杯黑葡萄酒。教堂内很凉快。在增建的小型博物馆里,一名戴着忧伤的眼镜的小个子教士正坐着阅读日新月异的日报。一件灰色针织衫披挂在他的椅背上,阿尔瓦拉辛的天气颇冷。我们看看彼此,无话可说。我漫步走过各种珍宝,一只圣杯,一本书,来自布鲁塞尔的褪色织锦,从埋头阅读的教士可知很少有人来访。

我买了本小书,内有(曾伟大一时的)大教堂、城堡,以及卡斯蒂利亚的高大房屋高踞在山峡边缘的钢笔素描。他数了我给的钱,投入木制钱币箱。这里和其他地方一样:这些高地村庄过去因其地理位置而受到保护,如今,同样的地势却导致它们与世隔绝。

阿尔瓦拉辛小镇风景 wiki commons 图

展开全文

一个狂想:假使你抓着西班牙的边缘,用力扯动它,把它放在比利牛斯山彼端的法国之上,则许多至今仍不为多数人所知的东西,将突然归属于欧洲文化遗产的宝库。西班牙的咒语(或福祉,随你怎么想),是那阳光普照的绵延海岸线,吸引着人们全部的注意力。倘若阿尔瓦拉辛坐落在蔚蓝海岸,如今早已被观光业淹没,和圣保罗·德·旺斯一样,因此我想我该心怀感激,但另一方面,我又很气恼:这里距离巴塞罗那不过四百四十公里,每年有成千上万的拜日族匆匆路过(或飞越而过),可却是一个全然未知的世界。

安徽新闻网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安徽新闻网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大作家的西班牙探宝之路:锡古恩札大教堂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五月,这些地方居民游览鸡足山免景区门票!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